365bet怎么进不去了

与自己讲和——读《偷影子的人》

《偷影子的人》是法国作家马克·李维创作的温情治愈小说,讲述了一个老是受班上同学欺负的转学生,雪上加霜的是父亲也离开了家。在内忧外患下,这个瘦弱的男孩,因为拥有了一种特殊的能力而逆袭:他能“偷别人的影子”,因为能揣度他人的内心秘密,成为需要帮助者的心灵伙伴,实现了小说中影子对小男孩的“请托”——“为每一个你偷来的影子找到点亮生命的小小光芒,为他们找回隐匿的记忆拼图。”这也正是这篇小说的温馨之处。

围绕着“影子”,作者采用蒙太奇切换镜头的写法,从自己到他人,从友情到爱情,从学校到医学院,从童年到青年……看似简单、平淡的素材,作者却用“影子”一线串珠,用“我”的代入感让小说温情四溢,熠熠生辉:

顾影自怜形单影只

一个羸弱的小男孩,转学到一个新的学习环境,校园欺凌在“我”的臆想中,渲染夸张起来,这时伊凡的影子借给“我”勇敢与智慧,马格的“影子”借给“我”勇气和坚持,吕克的“影子”借给“我”选择与超越——“我”走进了别人的内心,换位思考,发现“我”不是“最惨的”,也不是“最悲哀”的。由此,“我”超越了自己的狭隘,向着“子虚乌有”的恐惧倒戈一击。也因“我”的发现,拯救了伊凡,成功当选“班长”。

这个顾影自怜的小男孩,就像在玩“踩影子”的游戏中,“偷窥”了影子中的奥秘,“为它们找回隐匿的记忆拼图”。因为这些重要他人,在“我”的生命中占据显性位置,而母亲则始终是“我”的坚实后盾,一路读来,潸然泪下。

在最初的孤立无援中,小男孩遭遇父母离异,只能“躲进小楼成一统”。在小小的阁楼中,“我”第一次与自己讲和……每个人都会有这样的经历,不愿意被人打扰,也不去打扰他人,静静地问问自己,想要什么,不需要什么,在自说自话的思考中,作出抉择,即使形单影只,也要抬起头来,走进自己心仪的医学院。

小男孩成长大男孩,带着女友苏菲回到母亲家的时候,母亲是满心欢喜的。而“我”却忽视了这些,包括女友苏菲的感受,母亲的病——我们总是在很多时候,把自己看得重要,甚至感觉自己能改变别人的人生格局,却忽视了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人——母亲。“我”总以为还有时间,可是时间就这样毫不留情地一直往前。很多次,在作者的淡淡叙事中,母亲和“我”的重逢与见面总是“搁浅”,就像是那个“风筝”一般,可风筝破旧了,还可以修理,母亲一去,就再也回不来了……

形影不离不忘初心

“她凝视着我,漾出一朵微笑,并且在纸上写下:你偷走了我的影子,不论你在哪里,我都会一直想着你。”这是“我”在《海滩上的克蕾儿》中,克蕾儿“说”的话。因为某种原因,克蕾儿并不是聋哑人却说不了话,读着读着,感觉“我”与克蕾儿真的有点“形影不离”,青梅竹马。

对于“我”后来认识的女友,苏菲,在《苏菲的伤》中,作者这样写道:“我只是你生活里的一个影子,你却在我的生活里占有重要的地位。如果我只是一个单纯的过客,为何要让我闯入你的生活?我千万次想过要离开你,但仅凭一己之力我做不到。”

读着读着,总感觉作者对“我”和苏菲的感情的处置有点突兀——从哪里可以判断出友情和爱情?为什么说苏菲对“我”的只是友谊?可能这是国情不同的缘故。在“我”促使吕克离开了自己的面包店,走进医学院的时候,然后他又离开自己向往已久的行医之路,重返面包店……总感觉小说的情节有点“如有雷同,纯属虚构”。难道真的是“偷影子”而洞悉所有?在“我”的重要他人的一个个离开的时候,又一个重要他人——克蕾儿开始出现在音乐学院,这样就可以让小说的情节“翻转”——让“我”找到自己的初恋,让吕克和苏菲成为伉俪……至此,马克·李维就像一个心理医生一样,抚平了每一个受伤的影子的伤痕,解放了禁锢着他们的枷锁,一切都回到了最初的本该属于他们的角色:苏菲借给“我”的是舍得,克蕾儿借给“我”的则是不忘初心——有时候,人们向往的东西并不一定是自己真正喜欢的,而真正喜欢的在表面上可能又不是那么的光鲜亮丽,不管怎样,都要从“心”出发,与自己讲和,不忘初心,这或许就是这个成人童话所要诠释的“请托”吧。

Copyright @ 2006-2017 宜兴市桃溪小学 yxstx.net All Rights Reserved

网站备案序号: 苏ICP备09079575号